足球综合分析比分直播棋牌赛车资料库

《败落:一块老砖》胡秋妮月明小说完整阅读

第3章相亲

? 一场大雪过后,外面天寒地冻,怎一个“冷”字了得!大学毕业两年多了,一直四处折腾着,而父母总想让我找一份稳定的工作,好把我牢牢地拴在他们身边。

几次创业失败之后,我不好意思再伸手往家里要钱了,总得先找份糊口的营生。毕竟这是小县城,没有我想做的兼职,也没有我满意的薪水,倒是想考个教师资格证。

也许是三分钟热度,我向路小易借来了他当年考教师资格证的所有资料,我这么用功备考也是拿给父母看的,不然他们连零花钱也不会给我,甚至还要收走我的车钥匙。

刚学习俩钟头,周小五打来了电话,说是实在推脱不了,又要去相亲,而且必须得开车去,媒婆们得一个个去接。我问他有几个媒婆,他说至少两三个。

于是我便开车去接周小五,到了周小五家,还未进门便听见屋里闹哄哄的,他家里定是来了不少人。

一进屋,一个媒婆正坐在他家的沙发上抽着烟,旁边还坐着她的小孙子,小孙子正在吃糖。周小五的父母正坐在马扎上陪着说笑,还有周小五的邻居带着孩子也来凑热闹,不停地替周小五一家人说好话。周小五自己则像个木偶一般杵在那里,又好似一大块不会说话的瘦肉,任人宰割。

“月明你来啦!”周小五一见到我便兴奋的走到我跟前递了一支烟。我见屋里有小孩,便把烟夹到了耳朵上。

“那我们就出发吧,得先去隔壁三里庄拉一个媒人。”屋里的媒人说完便起身抱起自己的小孙子往屋外走。所有的人都出门相送。

若是在以前,说媒的都会提前约好一个地点,双方都会带着一位父母或者亲戚一起赴约。那时的媒人也都是自己骑辆三轮车,一个或至多两个媒人就足够。

而现在呢,不但媒人多了,而且还要专车接送,管烟管饭或管钱,甚至还要管带小孩的买一些零食。即便如此,还有些媒婆很不靠谱,口口声声说好了去见面,等到达女方家里时,有时候女方不在家还要等,又或者再随时找其他媒人去见其他女孩。

看得出来,周小五是极不情愿去相亲的,可他又不能总是违背父母的心意。前些年的相亲,男方见女方都要带着一包糖和一包瓜子,到了今日唯一没变的还是这些东西。只不过这村中的女孩越来越少,媒婆的生意越来越吃香。

为何乡村的彩礼一年比一年高,为何女方敢狮子大开口要车要楼?多半是因为村里的许多女孩都到城市里打工,很多人去了就不再回来,其次便是计划生育的有力执行,男女比例失调,所以他们才会坐地起价。

“小伙子呀,这次见面的对象你父母都跟你说了吗,我听你王大娘说人家长得很水灵,脸很白,眼睛很大,一点都不胖,而且还是个大学生呢,你见了人家可要大声说话,留个电话号码,不要像个闺女似的那么羞涩,要是问你有没有房有没有车,你就说什么都有,不要那么实在。”现在的媒人真会左右逢源,能说会道,不去做演员可惜了。

很快我们就到了三里庄,顺利接到了王大娘。王大娘又说去十里铺再去接一位李大娘。去十里铺的路上,王大娘一直絮叨个不停。

“我的电话停机了,小伙子能找个地方让我下去充话费,好给你李大娘打个电话……哎呀,你的手机太智能了,我一个老婆子不会用啊……充多少啊,充二十就够了,我的号记不住,要不给我现金吧,等下车我自己去充……谢谢你小伙子,我再试试手机能不能打出去……”一看这个王大娘就是骗吃骗喝的主儿。

“王大娘,到了十里铺接完李大娘是不是就能见到女方面了?”我替周小五提了一句。

“放心吧,我们都提前说好了,接了你李大娘我们就去女方家里见面,对了小伙子,看你挺精神的,你今年多大了,做什么工作的,家里有房吗,车子又是什么牌子的……”王大娘像审犯人似的还想查我的户口。

“王大娘,今天相亲的人不是我,是我的好哥们,有什么话你问他吧。”我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五哥,不知他心里的阴影面积有多大。

到了十里铺,李大娘又嫌王大娘一直催催催,上了车还一直嘟囔着。很普通的一次相亲,竟然折腾了两个小时还没有见到女方的人影。我又问了一句女方家的地址,李大娘很不屑地说往前开就是了,开到九里坡再往东十里即到。

她的话气得我牙痒痒,真想把他们统统丢到半路上。现在终于明白五哥为什么那么讨厌相亲了,这事放在谁身上,谁能咽得下这口气!

快到女方家的村口时,李大娘又开始嘟囔了。

“小伙子,你长得真好看,而且也机灵,待会儿下了车麻烦你先找个胡同躲一躲,好让坐在你旁边座位上的小伙子有发挥的空间。”这个李大娘简直比那个王大娘还可恶!

把车子停好后,我和媒婆们下了车,只留五哥独自坐在车里等待媒人的召唤。

街上很冷,没什么人前来凑热闹。我走进一条胡同里,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,抖了抖烟盒底部,再用食指往上用力一弹,弹出一根香烟,又从另一个裤兜里掏出个打火机,点了好几次才点着。吸上一大口,并不往嘴里咽,而是吐出一层层烟圈,像云雾一般,暗自叹息着往事,往事如烟。

还记得两年前,五哥相亲的对象都是未曾结过婚的女孩。后来也提过离婚过的女人,不过一开始媒人都是瞒着的,怕是未结过婚的小伙子接受不了。可是渐渐的,即便女人离了婚,甚至还带个孩子,媒人们也不再隐瞒,而且女方开出的条件和礼数一样都不能少。

刚抽完一支烟,五哥便打电话来说该走了。好不容易来一次,竟然也没多聊一会儿,我都觉得不值。

“五哥,怎么样,有没有留个号码?”我见五哥的脸色不太好,想必见的人不怎么样。

“回去再说,先送几个大娘回家吧。”五哥低着头坐回了副驾驶座上。

“小伙子,这次没见成可不能怪我们,是我们来得晚了,要不然我们下午早点来。”听李大娘这么一说,真让人恼火!

“你们不是说到了这里就能见面吗,不是提前约好了吗,难道见个面也要排队,提前挂号吗?谁没有点正经事做,天天陪你们瞎折腾!”五哥不敢讲的话,我可不怕。

“小伙子别生气,大娘才生气呢,本来我们是约好了来了就见面的,谁知道村里的媒婆,也是女方的四大娘临时改了主意不让我们见了,说是有条件更好的来了,想见下午再见。不然我们再去别的村里见一个吧,我现在就打电话联系一下。”王大娘倒是挺会打圆场。

“我们这么大老远的来了为什么不让见,难道对方比貂蝉西施还美吗,五哥,下车,我带你去理论理论!”我忍不下去了,把刚系好的安全带给解开了。

“月明,我不想再回去丢人了,我们回家吧,王大娘,你也不用再打电话了,今天是我运气不好,算我倒霉。”看到五哥这般难堪的表情,我的心里更不是滋味。

“都到这个点了,大家都饿了吧,刚才是我多嘴了,我给各位大娘陪个不是,还请各位大娘多为我这位好哥们操点心,我请大家去城里吃顿大餐吧。”我知道该怎么替周小五出气了,自然也就没那么生气了。

 文学

第4章黑名单

和周小五相亲的那日,我们把那群讨厌的媒婆丢在了饭店里,吃了一顿霸王餐,贼爽。

可是没等到第二天,那些媒婆们便带着自己健壮的儿孙们找到了周小五家,一边要钱,一边骂骂咧咧,搞得周围的邻居都来看热闹。

还好周小五的老爸那天不在家,不然小五的日子更难过。周小五的妈妈都被气哭了,一边骂着周小五,一边按着他的头给他们道歉。最终赔了八百块钱才算了事。

通过这一次“丑闻”,五哥和我可谓是名扬四海、尽人皆知了。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有媒婆来提亲,我们都被列入了他们的黑名单,一个无关紧要的黑名单。

后来周小五的妈妈找到了我们家,把吃霸王餐的事告诉了我老妈,我老妈一气之下就收走了我的车钥匙,并且还下令让我暂时不要去找周小五。我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,可是任何事情也休想破坏我们的友情。

到了晚上,我和周小五约好一起出门遛街。如今有了智能手机和微信真是方便,不用再去他家里找他,只要大门开着就能进去;不用再在他家墙外大声喊他,喊他时也有我们的暗号;不用再打座机,打座机接电话的很有可能不是他本人。

冷冷的寒风席卷着寂静地黑夜,我们四目相望,不约而同的奔跑起来,直到一座老桥,我们一边停下来喘气,一边蹲坐在桥墩上休息。

“月明,带烟了没有,我想抽一根?”我还是头一次见周小五主动要烟抽。

“五哥,很抱歉,主意都是我出的,害你遭受骂名,更没想到他们竟会无耻的跑到你家里要钱,你现在很后悔吧?”

“月明,可别这么说,我一点都不后悔,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,最好以后再也不要到我家里来烦我就算烧高香了,起码我觉得很痛快,真值了。”没想到五哥还有这么好的心态,不过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。

抽完烟,我们也休息好了,于是站在桥上俯视着远方,像是站在城市里的天桥一般。我们看不到高楼大厦,也看不到车流不息、霓虹交错,看到的只是一条结了冰的河水。

“你怎么样,听说我妈妈去了你们家,和你妈妈差点打起来,是不是真的?”周小五打断了我的沉思。

“你妈妈是来过我们家,可打架是绝对没有的事,你又是听谁造的谣?看来又是那些媒婆干的好事。你不要光听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,要用心去意会懂吗,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全是事实,更何况是道听途说。还好我们不是明星,不然会被黑的更惨,哈哈!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此刻就是想笑,就笑出口来。

“五哥,这次回来不会再走了吧,这么久了也该把她忘了吧,人呐总要往前看,你打算什么时候找个新的女朋友,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,总该替你父母考虑考虑吧?”出于我们的交情,我把憋在心里的话都跟他说了。

“兄弟你说的没错,可是有些东西就像烙痕一样,不是说忘就能忘的,我不想给自己找任何借口,当初是我没本事,这由不得别人,不过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些瞧不起我的人后悔的,我一定会实现我的梦想!”周小五的话着实吓了我一跳,我知道他总有一天会成功的,但我不希望他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而付出那么多。

“五哥,我相信你是最棒的,哥几个永远都支持你,等你成了大作家,可要请我们吃大餐,泡洋妞,喝八二年的拉菲可好?”我随口一说,五哥还当真了,非要拉着我喝两杯。

我们刚遭到媒婆的猛烈攻击,这会儿应该正在传播我们的名声,我们两个发小见面还要偷偷摸摸,就连喝顿酒也要去七里之外的县城。

我没有了车,我们也不愿打车,便一起走着去了县城。当我们来到县城,发现道路两旁亮着许多花灯。快过年了,县城的夜景变得越来越漂亮。

“五哥,今天你想吃什么,我请你?”我们来到了步行街的最东头,往里走全是美食店。

“回家这几天,羊汤喝过了,啤酒鸭吃过了,转炉烧饼吃过了,但我还没有找到回家的感觉,好久没有吃过家乡的鸡公煲了,不如我们去吃鸡公煲吧,还是老地方!”周小五说着便继续向前走去,他这么一说,好像我也很久没有吃过鸡公煲了。

老板见了我们,首先跟周小五打了声招呼,并且还赠送了一提勇闯天涯。要知道周小五以前可是这里的常客,许久不来店里老板还挂念着他呢。

“五哥,你说我们的村子明年会不会被拆掉,如果真的拆掉了,我们还可不可以做邻居?”我知道有些事情永远摆脱不了命运的枷锁,可我并不想让我们的友谊跟着一起埋葬。

“好端端的房子为什么要拆掉,我们又不是城中村,也不是贫困村,我从没想过离开那个家,虽然偶尔想要逃离,但是我已经习惯了村里的生活,习惯了有房有院有好友常相聚的家。”平时只喝一瓶啤酒的他现在喝上了第二瓶。

“你不拆我也不拆,不管他们几个怎么想,我会陪你坚持到最后,来,走一个,今夜我们只喝酒吃肉,最好忘了那些烦恼与忧愁!”我们喝到最后都有点飘了,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瓶酒,只知道所有的客人都走光了。

“老板,再来两瓶勇闯天涯!”不知道周小五哪儿来的那么大力气,拍得桌子咣咣响。

“今天已经打烊了,谁也不能再喝了,要喝等明天再来,来了请你们喝个够,以前也没见你们喝多过,今天是怎么了?”老板可真会为我们着想。

“你问我们怎么了,今天高兴啊,我们整疯了那群可恶的媒婆,他们再也不会来烦我们了,我们高兴啊!那些骗吃骗喝、胡吹扒拉的老娘们,终于不再来了!”周小五真是酒后吐真言,不知怎的,老板和我同时发出了默许的笑声。

document.write(">>>>继续阅读全文<<<<")

热点